这次金曲奖为何飘来浓厚的政治意味?

2020-05-29 浏览量: 353

这次金曲奖为何飘来浓厚的政治意味?

这次金曲奖为何飘来浓厚的政治意味?

▲笔者认为特别贡献奖在这个时间点选择了黑名单工作室,绝对是个政治选择。(图/翻摄自Hami Video)

●台毒誌/一本介绍台湾本土文化的季刊。

虽然这些东西维基百科都有写,但忙着批评金曲评审不公或是幻想陈珊妮打压蔡依林的人恐怕不会意识到此次金曲奖可能是最政治的一次。

首先华语歌王被非常本土、歌曲内混杂着许多台语的嘻哈年轻歌手 Leo王夺去,蔡英文的贴文顺势引用了 Leo王的感言,点出台湾价值,再利用一直以来非常偏向女权且关注 LGBT 族群权益的蔡依林年度歌曲《玫瑰少年》,最后带到〈黑名单工作室〉。

特别贡献奖颁奖人

水晶唱片的任将达可以说是最初的最初。水晶唱片曾经在 1987 年办了第一届台北新音乐节,邀请了台湾与香港当时的「新音乐」的歌手乐手们来参加,包括了黄韵玲和主唱是林暐哲的 Bones & Teeth 等等你偶像的偶像层级的音乐人,而香港非常重要的音乐人达明一派也在其中,如此便可感受到一开始致词便说出口那「香港加油。」背后的情感。

再来第二届可就精彩了,名单有主唱是赵一豪的 Double X、林暐哲的 Bones & Teeth,和今日主角黑名单的前身阿电与阿草。接着开始徵求创作者的水晶唱片来到了第三届台北新音乐节,陈明章、伍佰、叶树茵和黑名单工作室就这样浮上檯面。

接着让我们谈谈黑名单工作室

王明辉和陈主惠组了黑名单工作室(司徒松则是后来加入的),製作了抓狂歌这张专辑,林暐哲、陈明章、陈明瑜、叶树茵、王华等成员参与创作录製,并于 1989 年发行,改变了台语歌的历史。

如同任将达所说,1989 年除了黑名单工作室发行了抓狂歌之外,台下惊呼声为的是郑南榕自焚。那是个刚解严的年代,而实际上解严并不是如同国民党拥护者所说,像是进步的蒋经国恩赐,一切的解严后样貌都是台湾人自己争取来的。

想像一下,那个时代的党外氛围大概会是反戒严→反威权→反国民党→反中华,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背景,接触了一些国民党禁止的事物,意识形态各自有些不同,这样便能理解标语「我在亚洲,我反美帝。」做为一个时代标语为何会这样出现台上。

不过新闻连结中所解读之「展现中华民族团结力量的诉求尽在不言中。」就是一大讽刺了,让黑名单工作室聚在一起的共识就是与中华民族主义相反的本土意识抬头,也就是「台语文化自觉意识甦醒、台语文化再造。」这样的聚集是珍贵的,你可以看见名列黑名单工作室的各位背景大相径庭,甚至现在意识形态也完全不同的各位前辈,在时代里大放异彩,冲撞体制,成功改变了当时的台湾。

而在黑名单之后,除了一手促成黑名单工作室、包办了大部分作曲与製作的王明辉,这些人是如何影响台湾的呢?

战后台湾人便一直在思考的所谓台湾人的音乐是什幺,水晶唱片第一个签约歌手陈明章找到了其中一种答案,并为潘丽丽、黄乙玲、黄妃等女歌手量身打造属于他们、也属于台湾人的专辑。

林暐哲则投入华语音乐製作,来到传说中的魔岩唱片,打造了杨乃文、陈绮贞、糯米团等人的成名专辑,风和日丽合作社和众所皆知的苏打绿现在也继续影响着台湾乐坛;而流行乐坛较少人知道的叶树茵则如同焦安溥在炼云系列所说,那样子影响着某些人的年少时期。

特别贡献奖在这个时间点选择了黑名单工作室,绝对是个政治选择。

在颁奖的短短几分钟之内,丢出了这幺多可溯源的关键字,让未曾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可以透过仪式与加冕,建构属于自己的台湾史观;另一方面也提醒了台湾人,现在乐坛的半片江山可以说是台湾人基于所谓台湾价值发展出来、属于我们自己且值得骄傲的台湾文化。

如同金曲奖评审团主席陈珊妮所言:「他们的歌曲类型,包含台湾民谣、饶舌及摇滚等,特别是他们的《抓狂歌》专辑,这三十年对台湾母语音乐、乐团形式都是先锋,这团也与金曲诞生同一年,影响今年入围和所有音乐人至今,所以他们值得这个奖项。」而这番成就,纯粹只是因为当时的他们想聚在一起做点事、为台湾做点事,做一点「当时的人们觉得对台湾来说重要的事」。在做的当时,谁也无法想像这将会在未来改变台湾,而当时的人们选择了这幺做。

30 年后的现在,在这个变革的时间点,轮到我们必须要做出正确的选择与行动,让时代继续向前走,走向属于台湾更好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