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传奇红叶少棒 幕后功臣是政治受难者

2020-06-24 浏览量: 486

台湾传奇红叶少棒  幕后功臣是政治受难者

49 年前红叶少棒从山脚下的原住民学校走向国际舞台,让台湾在棒球场上扬眉吐气,难以想像的是,这个励志故事背后,却和台湾历经数十年的白色恐怖产生连结。

民国 57 年 4 月间,台北市西门町一家冰果室内,等待看电影的 38 岁男子,忽然决定省下看电影的钱,捐给后山一支山地学校的棒球队;这个念头,打开台湾棒球之路。

他是白色恐怖受难者、王子杂誌半月刊创办人蔡焜霖。

台湾传奇红叶少棒  幕后功臣是政治受难者

蔡焜霖回忆一群政治犯和红叶少棒鲜为人知的往事。他说,民国 57 年 3 月间的一个假日,他到台北市西门町看电影,上映前,他到冰果室翻报纸,无意间看到「红叶少棒获冠军,但没钱到台北比赛」的新闻。

「他们怎办到的」,蔡焜霖说,这则新闻让他心里很难过,「不到 100 人的山地学校,能打到台东冠军,一定是很努力」、「只因为没有钱,连到台北参加全国比赛机会都没有」、「这样不公平」。

当年 38 岁的蔡焜霖心情激动,连电影都不看了,赶回办公室,发动募款,帮助后山这群小朋友圆梦。

蔡焜霖说,当时办公室员工大部分都是政治受难者,大家对棒球很陌生,也很迷惑,因此办公室有人反对,有同仁建议他先写信给校长,再看看。

他不知道红叶国小在哪?校长是谁?因此在信上写着「台东县红叶国小校长收」,信中表明有意愿帮学生,但「可能没办法让学生吃很好,或是住很好」。未料,一个礼拜后收到学校的回信,他印象很深,当时的红叶国小校长是胡学礼。

校长在信中说,「山地小孩很能吃苦耐劳」、「不用吃三餐,吃二餐就可以」、「不用睡饭店,睡在报社地板就好了」、「我们一定打冠军」。

蔡焜霖说,杂誌社的同仁看到校长的信很感动,原不愿意捐款的人都说要帮忙。当年 5 月间,他和弟弟就开着杂誌社 20 人小巴士,从台北到台东接小朋友。

台湾传奇红叶少棒  幕后功臣是政治受难者

当时杂誌社摄影记者,跟着一起到台东,拍下小球员「以木为棒,以石当球」,以及手包白布当手套、利用轮胎练打击的训练过程拍下来。回台北后,他觉得小孩苦练的精神要让更多人知道,于是带着校长、球员拜访联合报,王姓体育记者很感动,写下第一篇「红叶故事」。

当时少棒很少人注意,大家看到报导后,赶到球场看比赛,帮红叶小将加油。红叶小将不负众望,「越打越勇」,看到穿破球衣,打赤脚的球员打出安打、全垒打,观众席就将糖果、水果、还有钞票包起来,丢到球场加油,有人则敲锣打鼓声援。

比赛造成轰动,联合报和中国时报的前身「徵信新闻社」,都用第3版的社会新闻版面报导。最后红叶少棒和嘉义垂杨队、台南的立人队,进入準全赛,冠亚军赛时,红叶小将在绵绵细雨中击出全垒打,演出逆转胜,获得「第20届全国学童棒球赛冠军」。

「红叶传奇」造成轰动,各地纷纷要求红叶少棒从台北回台东途中,沿路比赛。于是57年6、7月间「边打边回家」,走遍全国友谊赛,荣获「所向无敌」美誉。

回到红叶部落,布农族人感谢「王子杂誌」,举办「王子之夜」,将一路陪同的政治犯高举欢呼、感谢。

蔡焜霖说,不久后,他接到棒委会主委电话,希望台湾少棒能参加国际比赛,但又担心实力不够,要先邀请民国 56 年的世界少棒冠军日本关东队到台湾和红叶少棒友谊赛,「如果不输太多,就表示有那个水準了」。

为了让红叶少棒有新的球衣、球具和集训经费,王子半月刊发起读者一人一元帮球队。因关东队无法到台湾,由关西联队到台湾参赛。

结果红叶小将,以 7A 比 0(A 是 after 的意思,7A 比 0 就是后攻球队以 7 比 0 获胜的意思,是早期的讲法)击败关西联队,轰动体坛。

「王子杂誌」让「红叶精神」走出山区,用球棒把台湾推上国际舞台,很多人都想不到幕后功臣竟是曾经坐过多年苦牢的政治受难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