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方案:「川普税改」打的是什幺算盘

2020-08-08 浏览量: 551

198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方案:「川普税改」打的是什幺算盘Photo Source:Wiki Commons

William Jennings Bryan's 'Cross of Gold' speech,Cartoon by Grant Hamilton and printed in Judge magazine in 1896. Photo Source:Wiki Commons

美东时间12月2日凌晨两点,美国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近30年来最大的税法改革。新税法大幅降低和简化企业和个人所得税负。接下来等参众议院调整不同版本并表决通过后,川普就会签字通过。川普在他的推特上说,希望能在圣诞节前正式通过税改法案。

这项自1980年代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方案,里头到底打什幺算盘?川普能不能带领美国再度伟大?这过程中美国得到什幺?又将失去什幺?

川普税改核心思想:滴漏理论

为了让美国再度伟大,支持税改的共和党人宣称,过重的税负是美国经济无法有竞争力的主要原因,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减税。

他们拿来支持减税有利经济成长的理由主要有两点:

第一、减税虽然在未来10年可能造成财政赤字,但减轻美国企业的负担后,企业会增加投资,鼓励创新和僱用更多人。生产力在这样的刺激下会加速增加,带来经济成长。经济成长带来的利润将可偿还减税产生的财政赤字,而中产阶级也将因此得到加薪和向上流动。

第二、为逃避课税,美国有将近3兆美元的企业利润滞留海外。透过降低国内企业税,他们能让近5,000亿美元的企业利润回流美国。而这些回流的资金将有助于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这种重心放在企业,让少部分富人先更富起来,然后期待他们的成就会向下渗透到广大中低阶层群的滴漏理论,其实一直没有被经济学家验证属实。事实上,从美国历史的经验来看,利用这种想法推行的政策,往往不仅没有造成经济成长,还使得美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有害民主发展。

对滴漏理论的批评,早在十九世纪末美国镀金时代就已经有了,他是一位叫做威廉.J.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也是美国民粹主义运动(populist movement)重要代表人物。

198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方案:「川普税改」打的是什幺算盘
美国历史上最着名的政治演说之一:黄金十字架演说(Cross of Gold Speech)

南北内战结束后,美国全速推进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快速发展,但贫富差距却愈来越大。资本主义发展离不开货币。1870年代美国恢复金本位制,并中止标準银币的铸造。然而,美国的自由铸造白银支持者,却坚信自由铸银币可以增加国内货币供给,稳定经济,并且减轻中西部和南方农民矿工以及工人的债务负担,而宣布中止银元铸造只是银行家和黄金本位制既得利益者的阴谋。美国于是展开长达数十年关于金本位v.s.金银双本位之争。这个争论在1890年代随着美国经济萧条而加剧。威廉.J.布莱恩就在这个背景下崛起。

布莱恩是当时美国自由铸造银币运动的重要领袖。他提出为了解决1893年大恐慌,美国政府必须採取「低利贷款」政策,增加国内货币供给量,让白银与黄金在16比1的比率下无限量铸造银币。1896年,36岁的他代表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他在芝加哥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了美国历史上最着名的政治演说之一:《黄金十字架》的演说。

演讲最后他振声疾呼:「你们不能把有荆棘的王冠压在劳工的眉毛上,也不能把人类钉死在黄金的十字架上!」这句话点出了当时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发展面对的难题,也成为他通篇演讲最为人引用的一句话。布莱恩后来虽然没有选上总统,但他成功整合民主党内部矛盾,并对小罗斯福总统的新政产生影响。

和川普一样,120年前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布莱恩,也是透过民粹站上政治的舞台。他们都是极具公众魅力的演说家,他们同样公开仇视和辱骂菁英。布莱恩为美国中西部和南方的农民请缨,川普则挟着铁鏽地带蓝领工人和没落中产的支持崛起。

美国国内的反应

有人可能会困惑,虽然川普税改有利富人和企业,但一般老百姓同样享受到税赋减少。既然如此,为何反弹声浪不断?除了贫富差距加大的问题外,还有其他原因吗?

首先是庞大的财政赤字问题。根据美国国会税务委员会统计,减税后美国将产生约1.5兆美元的财政赤字,相当于5%GDP。加上美国现在还有大约20兆的债务,减税造成的财政赤字将会加重美国还债负担。预计2027年美国国债佔GDP的比重将从目前极高的91.2%进一步飙升到97.1%。债台高筑将对美国经济发展产生极大的不稳定性。

而对于中产阶级的美国家庭来说,第一,并非所有中产阶级都会得到减税的优惠。在某些较高州税的州,例如加州和纽约州,中产阶级家庭将负担双重税收。拥有较多孩子,医疗费或学生贷款负担重的中产阶级家庭,也将面临增税的可能性。再者,减税方案中个人所得税的减少并非永久(企业税由35%降到20%是永久),而将于2027年无效,届时84%左右的美国家庭将面临增税的情形。

对于中小企业主来说,事实上大部份的人是透过纳税中间实体(pass-through entities)缴税。因此,大减企业税到20%的利多不仅没能优惠到他们,反而使他们将面对大企业的竞争。为此新版本税法虽然已经着手让中小企业主能用别的方式减税,然而该办法并非永久,且对一些行业并不适用。

对于美国高等教育发展来说,为了平衡企业永久减税所带来的财政赤字,共和党打算删减高等教育支出。未来十年美国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支出将减少600亿。直接的冲击是:研究生将马上面临大约400%的加税,学校也因为政府补助减少而必须涨学费,而那些靠学生贷款唸书的中低收入学生,将面临债务攀升的困境。

最后关于全民医疗保险。欧巴马提出全民医保(the Affordable Care Act)在川普的新方案中将很可能被强制取消,为减税后的财政赤字再省下3,200亿美元。预计未来十年会有多达1,300万人不再获医疗保障。

所以看来,川普的减税振兴经济方案其实是牺牲中产阶级,拿他们的教育医疗福利去赌,还有牺牲美国未来世代的幸福,拿庞大的财政赤字去赌。这场赌局赌赢了,美国或将重掌全球经济主动权。然而,不管赌赢赌输,买单的都是美国的中产阶级和未来世代。

接下来要问的是,川普凭甚幺有自信赌?他心里的盘算是什幺?他会赢吗?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美国优先的政策

跟世界其他国家平均25%企业税比起来,美国现行的企业税(联邦税和州税加起来大约39%)实在太高了。这不仅让美国企业没有竞争力,也让美国无法吸引海外企业投资和利润汇回。川普现在透过税改,将企业税降到各国平均之下,并简化企业汇回利润的程序,目的是让全球资本重新流回美国。

2016年川普精準判断美国现今最大的危机,是捲入全球化自由化而遭不公平对待。他锁定这个核心议题,利用民粹,提出川普经济学,让他赢得总统大选。川普经济学的口号是美国优先,具体作法包括「反全球化反自由化的贸易保护政策」、「减税」、「去监管」、「扩大国内基础建设」、「重建美国製造业」。

于是你可以看到川普一上任后就马上签署退出TPP。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也不断威胁要退出。今年八月对中国启动301调查,11月30日正式通知WTO,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现在税改法案通过在即,原本投资基本面就不差的美国将被翻转成很有竞争力的投资环境。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资本将涌入美国。有了这些资本后,美国便可以扩大国内基础建设,重建製造业。当然也有可能的状况是企业将更多资金投入金融市场或用于分红,而无助于实体经济增长。这是为何美股(特别是金融类)在川普上台后就一路上涨,前景被一片看好。

198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方案:「川普税改」打的是什幺算盘
各国的反应

面对川普来势汹汹,以减税收割全世界资本,并筑起贸易壁垒,各国又是如何看待和因应的呢?

德国于2017年1月宣布减税,每年帮企业减轻150亿欧元税务负担。英国于4月起,调降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法国在7月宣布,2018年开始强制性徵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

中国共产党党媒《人民日报》在今年4月针对美国税改评论说:

日本政府因应美国减税的政策,已在12月5日考虑扩大减税加薪,以鼓励企业创新和提高生产效率。税改草案计划让那些愿意提高薪资和增加投资的企业,税率可望降至20%。

欧盟于12月5日欧盟执行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针对美国参议院通过的税法提出违反国际贸易法和税法的质疑。德国财政部长Peter Altmaier表示,新通过的税法有重複课税的嫌疑。西班牙的经济部长Luis de Guindos也表示该新税法有一些歧视性的措施,可能违反WTO贸易税法协定。

南韩政府一反国际潮流,宣布2018年要增加公司税到25%,同时也增收个人所得税。文在寅政府认为,减税政策深化所得两极化,并削弱政财政策在财富重分配扮演的角色。新政府将以扩大社会福利支出、打击贫富不均并创造工作机会作为重要施政目标。

那台湾呢?台湾工商日报12月5日社论:

台湾是一中小型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其产业结构和贸易型态等都和美国有很多的不同。因此,在考虑税改问题的时候,不应一味的想着追随美国的脚步,才能真正制定出符合国情,经济发展和人民需要的税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