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2020-06-11 浏览量: 414

「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文 / 城市速写画家 郑开翔

北:馆前路麦当劳

「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位于台北馆前路与开封街交叉口的这栋大楼 ,原景的左右两边有延续的店面,我因画面需求做了删减,仅留下转角这块立面,以方便说明招牌在这栋大楼上堆叠所形成的特殊台湾风景。这个街角位置有绝佳的地利条件,走进馆前路必然会看到这个巨大的建筑立面,因此成为商家的必争之地, 从下到上整个墙面被广告招牌团团包覆,可说是「寸土寸金」也不为过 。

街上的广告载体总是花招百出,有将招牌绑在废弃车辆停放路边的广告车,还有在机车上绑着招牌机动性游走,甚至常出现在街角手持广告牌的「招牌人」。 招牌在高密度城市中是一种生存的工具 ,但对于美的要求常常是在填饱肚子后才有闲情顾及,在地狭人稠的城市中会产生这样的画面,似乎难以避免。

这样的街景在许多人眼中或许不美,但换个角度思考,这些招牌对于不认识中文的外国人来说,只是 不同颜色的色块拼贴 而已。在黄光男教授的《实证美学》书中曾提到,荷兰名画家歌贺内依(Corneille)先生来台北时,看到满街的广告招牌,认为 这些图像所交织的彩光是不可多得的现代艺术 。 如果将自己从在地人的身份抽离出来,用外地人的角度品味台湾的招牌,或许会出现不同的体悟吧 。

中:神灯精灵电玩场

「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台湾长久以来接受各种外来文化的影响,使得 文化上有种包容的性格,也影响了建筑的样貌 。建筑师将多元文化融入本土,在融合过程中经历实验与文化的磨合,使得建筑样貌夹杂了多样性的元素符号。但也有很多情况下,由于我们对于建筑元素的不了解,试图将自己认为好看的符号「拼贴 」起来,常使得同一个建筑上有了不同式样的建筑元素,以及造形奇特的建筑景观。

这间电动玩具游戏场,门面上最醒目的是中间的 蓝色神灯精灵 ,令人想起天方夜谭故事中,精灵能完成你所有的梦想,彷彿暗示进入这个空间便能实现你所有的愿望。房屋的上方有着类似清真寺的圆顶装饰,两侧有着装饰花纹, 中央的凹壁类似清真寺礼拜殿中的「米哈拉布」(壁龛),一般米哈拉布在其周边会有装饰性的经文、花卉等几何图案,但因伊斯兰教禁止崇拜偶像,通常不会放人像或雕塑。

也许店主在要求建筑师设计时,不会去考虑其宗教或建筑元素的背后意涵,但不知看在穆斯林的眼里会有什幺感想?如果我们不要太严肃地探讨,仅把这 视为一种文化的融合,是创意的发挥,或许这样的装饰的确能成功吸引顾客目光,并成为台湾的特殊街景之一 。

南:约翰照相馆

「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走在旗山老街上,瞥见这间老旧的照相馆。店面虽经过重新「拉皮」,有较新颖的外观,但色彩朴实,没有夸张的装饰。砖红色屋瓦前方加装了铁皮的雨遮,淡蓝色橱窗里放着一张张黑白的老照片。空白的墙面则充当了广告的告示板,由右到左写上了店名「约翰照相舘」。

创立者张约翰早期是人像画家,1932 年从台北五股来到旗山发展,因受了一间日本照相馆的影响,从此爱上摄影,于是在 1938 年创立了约翰照相馆。会取名「约翰」则是因为张约翰的姑姑是马偕博士的妻子,家族深受基督教影响,皆以圣经中的人物为名。图中敞开的大门上其实还贴了 一幅对联:「约请淑女摄玉照,翰院才子影真相。」呼应着门上的横批:「俨然庐山真面目。」 这是旗山农工曾旦春老师专门为照相馆写的。虽然现在上门拍照的顾客越来越少,但照相馆仍持续见证着旗山的繁华岁月。

记得早期数位相机尚未普遍的时候,底片弥足珍贵,每一次按下快门都要斟酌再三。近年数位相机普及后,拍照的门槛似乎降低许多,使用者可以经由电脑特效轻易拍出看似颇有水準的相片,加上没有底片数量的限制,更不须担心失败的问题,按下快门的次数倍增,过去那种对相片很珍惜的感觉就渐渐消失了。但 比起电脑里的影像档,我仍喜欢能将相片拿在手中的实在感 。我想,也许该找个机会来约翰照相馆拍张照片留念吧。

看见台湾推荐阅读:

《街屋台湾:100 间街屋,100 种看见台湾的方式!》

「景物需要人调味,建筑需要人走动。」从 100 间街屋看见台

这里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