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穷又茫的一年

2020-08-09 浏览量: 506

2017穷又茫的一年
最近台湾的天空老是雾茫茫,空污达「红害」等级日增;一年内两度修正《劳基法》,蔡政府先是说「一例一休」乃进步立法,重修又被评为是「倒退」之举,让人视茫茫看不懂政府搞什幺,难怪台湾人选出来的2017年度代表字是「茫」!

对小老百姓来说,「一例一休」太艰深,什幺是「例」?什幺是「休」?为什幺降工时避过劳的新制,因为有六成的人,想兼职增加收入,所以要重修放宽加班工时上限。

这中间的逻辑很矛盾,因为「想兼差增加收入」表示薪水低,才要靠加班提高所得。然统计显示台湾在全球40个主要国家中,年工时排名第六高,可知低薪才是过劳原凶。既然如此,为什幺还要倒退重修《劳基法》,而不是想办法拼经济?

已经办了9年的「台湾年度代表字大选」活动,每年选出的代表字,都浓缩了民众当年度的心声,像2014年的「黑」就是一连串的黑心食品事件,让民众对当局失去信心,才有2015年的「换」,只是政党轮替后换得竟是2016年的「苦」。

2017年的「茫」既有现实雾霾造成的「茫」,亦有民众看不到未来的「茫」,从台北平均薪资输给北京一事,便知我国已逐渐被边缘化的处境。回想20年前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台湾经济奇蹟,即便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也能屹立不摇。曾几何时台湾的GDP和大陆各省相较,仅排名第6, 2016年甚至只达广东的42%。但1999年时,台湾的GDP已有1700亿美元,当时的广东,GDP不过188亿美元,如今为何会变成「低薪过劳」之岛,实令人忧心。

表面上台湾今年出口畅旺,股市逾万点,全台却有305.1万人月薪不到3万台币,更有七十多万人到海外讨生活。面对经济成长但劳工低薪的情势,只见蔡政府修《劳基法》放宽加班限制,未见任何抒解对策,抑或缩短贫富差距之税改方案,不就是告诉百姓要穷忙、穷「茫」、穷「盲」过日子,才不会气结郁闷。

进一步检视今年选出的代表字排序,紧跟在第一名「茫」之后的是「劳」,第三名「忧」,正是2017年的综合写照,从年初「一例一休」上路后,随即「涨声」四起,劳工忧心增加支出,如果没加薪,只得加班或兼差多赚点钱,当然辛劳,茫然以对。

奉劝蔡政府在为企业解决「五缺」问题的同时,亦请正视「低薪」杀伤力,切勿再用文青式的宣告,要年轻人耐心等候改革。反倒应积极分析就业数据,了解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以来,非典型就业人口大量增加之因,以及「台湾接单,海外生产」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找出因应对策,才能在雾霾散去后,重见光明之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