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视网膜苦练国语却遭嫌弃 韩国瑜当选他看到的不是发

2020-06-13 浏览量: 985

【时光机】视网膜苦练国语却遭嫌弃  韩国瑜当选他看到的不是发

离开主播台了,24岁的视网膜讲话依旧字正腔圆,像戒严时期的对匪心战广播:「我妈有次很慎重跟我说,拜託,你讲话可以不要这幺捲舌吗?」连他的弟弟也充满困惑问他:「你讲话一定要这样吗?」出生南投本省家庭,父母做木雕生意,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家人以国、台语交杂沟通,视网膜把自己的腔调归咎为:「都是被电视新闻带坏的。」

视网膜老家有台翻译字典,里头有他高中时,自录自编的「广播新闻」:「我国中开始,每天放学,可以从5点看新闻看到9点,就算重播也看。」不只看新闻,还研究主播的咬字、手势:「我还看他们的嘴唇开合的方式,研究怎幺讲话才能很顺又快。」每天刷牙时,他还对着镜子练习说话,练到妈妈敲门来关心问他:「为什幺刷牙可以刷半小时?」

旧照里的他,是高中时在舞台上扮巴斯光年:「那是学长姐毕业典礼,被选上台致词,我第一次对这幺多人说话,没想到胡说八道,大家觉得还满好笑的。」这场致词开启了他让人发笑的长才,之后他把搞笑融入自己热爱的新闻,用正经的语气说干话,把班上同学发生的日常琐事,做成了新闻广播:「我连日记、週记都写成新闻格式。」

这是视网膜高中时在学长姐毕业典礼上的表演,第一次上台就极具「笑果」。(视网膜提供)

于是,他就这样一路把自己玩「坏」了。大学没考上志愿科系,念了彰师大国文系:「我第一天报到自介就说,我没有要当老师,所以不会跟大家抢师资名额,大家可以放心跟我交朋友。」他没放弃记者梦,大四到广播电台播整点新闻,结果被主管说:「你播新闻很油耶。」油太久了,回首已是百年身,视网膜说自己这套口音现在怎幺也改不回来。

没考上理想的科系、播新闻被嫌油,视网膜当时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因为:「算命的说,我以后会做传媒工作,大四还会很有知名度,我以为是在校园主持活动很有名,哪里知道…。」哪里知道,他大四那年跟朋友拍的网路短片「眼球央视」的反讽节目,大受欢迎,他因此受华视延用成了新闻主播。

新闻主播的第一天,近视1300度的视网膜眼镜不断起雾:「影棚只有15度,我大概紧张,脸太热,眼镜全是水气,什幺都看不到,我回家看重播,想说这人也太丑了吧。」之后,不紧张了,倒是眼睛太小,若是眼镜稍滑落,整个人会显得没精神:「后来梳化在我的眼镜垫黏了双面胶,让眼球固定在镜片中央的位子。」

克服了眼镜困扰,面对的困境是:「很多新闻要中立,我边播心中常OS:『屁咧』,每次播新闻带的时候,我就跟导播骂新闻里的人…当主播有点绑手绑脚。」10个月后,一个讽刺节目「今夜造口业」的企画找上他,他「重操旧业」用反讽、嘻笑怒骂的方式讨论时事,内容从性教育到政治选举:「这个节目不断踩各种人的底线,希望有人来告我们。」

华人世界少有反讽的语境文化,视网膜的「央视」明明是反讽中华民国的荒谬,却有不少网友当真。「有一个阿姨来参加央视春晚,因为现实生活少有这幺多国旗的场面,我们可能比国民党的场合还多国旗,她挥得很高兴,活动结束还邀我加入他们热爱秋海棠中华民国的line群组。」

高中时的体育课,正在耍废的视网膜。(视网膜 提供)

他和盛竹如的一场网路直播,下面也不时有真心拥戴中华民国的使用者留言高喊中华民国万岁、看到国旗真感动,气氛宛如线上的韩流大会。也有网友一天到晚传各种热爱中华民国的资讯、活动到他的粉丝页:「最近,这个网友发现我们不是他想的那样,就破口大骂,我常接到骂我拿中华民国护照、身份证却这样遭踏自己的国家。奇怪,谁骗谁啊?是这个国家骗了大家吧?」

政治人物是如何看待这个网路节目?有次遇到赖清德,陈菊介绍视网膜,并客气说:「哪天可以安排视网膜专访一下。」赖清德听了直说不用不用:「你们用词太犀利了。」原来那阵子央视刚出了一支影片,取笑赖清德「做功德」的行政院是功德院。

然而,在这个韩粉丝出征,寸草不生的年代,「央视」却意外躲过韩粉攻击:「韩国瑜当选那天,我先是反应,怎会这样?但转念就想,我们有四年源源不绝的题材了…我们第一支韩国瑜的影片就爆流量了。」最黑暗的时代,也是最光明的时代。有考虑找韩国瑜上节目吗?「不要吧…除非给我一百亿啦…做人还是有底线。」

正经地讲干话说久了,就像满口油腔国语回不来了。一向支持婚姻平权的视网膜,去年3月31日发文「出柜」,「隔天,华视公关电话接不停…那当然是开玩笑的,只是后来很多人还是真心相信我出柜了,甚至最近还有媒体邀访要请视网膜以男同志的身份谈谈某某议题。」

问他对未来可有担心的事?他诚心诚意说起笃信的算命师,说2019年是他的爆发之年,还说,他今年会遇到可以结婚的对象。也是啦,524过了,同志就可以结婚了。「不是,是女的!女的!」视网膜的眼球央视太深植人心了,就算说的是真话,也忍不住把它当干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